「醫師節」悼念過勞死傷病 醫師納入勞基法再三年

13/11/2016 - 4:26pm
Share

編按:如果做公立醫院醫生以後不再受《僱傭條例》保障,你還做不做?香港公立醫院醫生工時極長人盡皆知,台灣的也不遑多讓,近年更爆發連串過勞死事件,震驚輿論。但另一邊廂,台灣政府計劃2019年修改法例把私立醫院醫生納入《勞動基準法》保障,卻將公立醫院醫生拒諸門外,不僅製造醫護界二等公民,更危及鄉郊的醫療服務水平,連醫科生亦被硬趕到前線填補人手不足的缺口。事件引起當地多個關注醫療事務的團體迴響,昨日在台灣的「醫師節」控訴苦況,惟工新聞轉載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報導,介紹箇中爭議。
 


文:楊鵑如(公庫記者)

昨日(11月12日)除了是台灣難得恢復的國定假日(國父誕辰紀念日),也是醫師節。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(醫勞盟)、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、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(醫改會)及社區醫院協會共同召開記者會,呼籲醫師應盡速納入勞基法,政府應正視醫師的血汗勞動條件,別把每年的醫師表揚典禮當成醫師的「精神鴉片」,企圖創造歌舞昇平的景象。

醫勞團體表示,政府與其大張旗鼓的表揚「醫療奉獻獎」奉獻醫療領域的醫師,不如設法停止醫師過勞傷病死的噩耗,相反的,醫師真實處境其實要拿的是「醫療肝鐵人獎」,記者會中,醫師們大喊口號:「醫師過勞很危險,別讓表揚變悼念。」

公立醫院醫師無法納勞基法 新制醫學生被「趕鴨子上架」

衛福部預訂在2019年9月將主治醫師、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,然而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陳秉暉卻指出,只有私立醫院之醫師可以納入,公立醫院之醫師及前往偏鄉服務的公費醫師則是無法納入,將淪為勞基法孤兒。另外,第一批新制醫學系學生所培訓之醫師(7+1年改6+2年,提早一年取得證書)則剛好在2019年初入醫療現場,在政府未做好配套措施的狀況下,陳秉暉質疑,恐成為醫師納入勞基法後人力缺口之補充人力,卻獲得不安全的照護品質。

陳秉暉目前在台大醫院擔任住院醫師,三年後恐無望納入勞基法。他說,公立醫院住院醫師勞動契約屬於公家部門的「約聘制人員」,依法不適用勞基法保障。然而全台公立醫院住院醫師就佔1/3,同時也是最血汗的一群人,醫勞團體向衛福部建議「約聘改約用」,就可以適用勞基法,衛福部則說牽涉到銓敘部,茲事體大。


陳秉暉目前在台大醫院擔任住院醫師,三年後恐無望納入勞基法。

過去醫學系公費生勞動條件最糟,因為還欠國家公費,沒有選擇,多半下鄉作為偏鄉醫療補充人力。「公費醫師可能是偏鄉地區當地唯一主治醫師,薪水低廉又全年無休值班」,公費生雖不等於公務人員,卻也沒有明確法令保障勞動條件。

台灣從2013年開始新制醫學系學生(6+2年),仿照美國制度,原本7年學習提早一年畢業,將PGY(一般醫學訓練計劃 Post-Graduate Year)延長兩年。在美國的第一年PGY醫學生,還是做實習醫生工作,並且有勞工身分。然而台灣的PGY身分不明,在衛福部尚未明確身分的狀況下,可能在2019年醫師納入勞基法的同時,讓新制醫學生提早一年成為住院醫師。

醫勞團體警告衛福部,把提早拿證書的人來當醫師值班的補充人力,是便宜行事。應明確規範還在PGY1的醫師角色,否則就是讓還在不成熟的狀態的醫師,負擔苛刻的臨床工作,對照護品質也是一大堪憂。

陳秉暉呼籲:「三種族群的醫師問題沒有獲得解決,醫師『肝鐵人』的處境依舊。醫師基本保障,應一體適用勞基法。」

納勞基法再拖三年 無視醫師過勞死傷病

醫勞盟副秘書長姜冠宇提到,美國醫師推行週工時80小時的立法,就是源自於第一線醫師過勞,導致病患死亡時有所聞。台灣醫師則是經常達到週工時90小時、甚至黑暗工時到100小時,病人就醫品質低落可見一斑。過去曾發生蔡伯羌醫師過勞倒下,由於醫師未納入勞基法,職災後只能透過民法跟職安法申請職災補償,相關舉證對受害者而言也很困難。姜冠宇說:「總統蔡英文政見之一就是醫師納入勞基法,即刻公告就可以實施。再拖三年,若這段期間又有醫師倒下,是否求助無門?要求衛福部或勞動部應負起責任。」

醫改會副執行長朱顯光說:「醫師納入勞基法是全民應該關心的議題,若醫師24小時不睡值班,跟酒駕精神狀態一樣,你敢讓這樣的人開刀處置嗎?」他秀出9年前醫改會記者會照片,一位當時就讀長庚大學醫學系二年級的學生演行動劇,高喊醫師納入勞基法,他不但早就畢業了,至今還要再拖三年?


醫改會副執行長朱顯光(左)

朱顯光不滿政府帶頭恐嚇民眾,散佈醫師納入勞基法會有「醫師開刀到一半就下班,醫院要關床」等情形。新政府上台聲稱要醫療改革,做到醫院去血汗、去財團、去營利化,卻對於「訂定醫護加薪條款」避而不談。他表示:「健保署資料顯示,健保特約的中大型醫院,有7成靠拿健保錢就是賺錢的,如果再加上業外收入,9成醫院都賺錢。醫院有盈餘為何不改善醫護加薪?」除此之外,朱顯光也說,醫院治理還要讓基層醫護進入醫院董事會,扶植基層工會做改革,血汗問題才能解決。

醫師過勞緊扣醫院財團化 改革第一步:落實分級醫療 

社區醫院協會監事長朱益宏表示,醫師納入勞基法的配套措施非常重要,衛福部的配套措施進行卻牛步化。朱益宏說明,在健保實施20年後,社區醫院從700家減少到400家,數量減少一半。社區醫院佔床率20-30%,一個門診看20-30個病人,雖大幅度凋零,但在各個鄉鎮來說,具有很大的醫療能量。然而政府反其道而行,鼓勵大醫院財團化,造成醫師過勞都在中大型醫院,目前承諾將醫師納入勞基法,卻不見對大醫院端有任何要求,應加速配套處理讓大型醫院的病人下放到社區醫院時,社區醫院能夠承接,否則病人就醫無門。

姜冠宇則說,醫師不要過度加班,才是分級醫療的第一步改革,大醫院、醫學財團壟斷病人流量,都是醫師在加班。醫師若保持正常工時,病人流量才能分流到地區中小醫院去。


社區醫院協會監事長朱益宏

「大醫院對醫師納入勞基法的第一個反應是要關床,影響重症病人就醫權利。試問政府,大醫院不能優先關輕症、門診?」朱益宏說,政府雖說要「推動分級醫療」,讓輕症及慢性病人回流基層診所,但是健保總額支付卻傾向大醫院的重症病床,沒有資源給小型醫院,小英政府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。另外,健保署推動「區域醫療整合」,在沒有做好分級醫療的狀況下,簡直是讓大型醫院併吞中小型醫院,持續醫院財團化,這是醫勞團體不樂見的,政府卻仍積極推動,讓人匪夷所思。

【公庫專題報導】
過勞的醫師怎麼了?(一)打怪的學習歷程讓我失去了理想
過勞的醫師怎麼了?(二)專業的醫師也是勞工嗎?
過勞的醫師怎麼了?(三)過勞的醫師怎麼辦?

 

原文刊於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

Share

公庫是資料庫,也是另類媒體,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,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。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,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。7年來,公庫已累積2,000餘則影音紀錄。